-Ann-

具体看置顶,大部分情况下是温和派洁癖(指不会主动提拆逆,会自主规避,但是请不要跳我脸)。
喜欢和人互动,非常自来熟,要是喜欢我做的饭那请随便吃… 但是被雷到不包售后
长期接稿XD

在嘛 来看比心XD

lof看起来帧率更少了不知道为啥 总之高清原图无损走小蓝鸟XD

是给鲤鲤的生贺所以禁止任何使用⚠️

终于画完了,原作那格根本就是临摹😢

*有一点几乎是0的暗表要素

差点忘了发这

我忙死了!!!让我画画!!!

*伞直接找的商品图.jpg

【雷安】猫和人鱼有共通性吗

Summary:雷狮发现自己被帕洛斯卖了的故事。

Warning:基本是在搞笑整活,雷→(←)安,有元力技能设定的乱来的海盗x自由骑士,ooc不仅有还很多,画手写文就不要抱太大希望了。

1.

    羚角号一靠岸雷狮就知道他被帕洛斯卖了。


    以往他的船在熟悉的港口靠岸时收到的目光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恐惧于他力量和残暴的传闻的平民,羡慕他战果累累的同行,以及狂热的爱慕者们。然而这一次有所不同,他意识到大部分人看到他时都立刻转开了脸——不是出于恐惧,说实话,看上去更像是在憋笑。很好,虽然他有些时候在船上的确会做出一些不那么理智的行为,可是能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说不定还大肆改编成了更夸张的版本)并且卖给情报商的只有那个帕洛斯。


    ——这就是为什么他立刻从人群中找到帕洛斯并揪着他的领子把骗徒堵进了小巷子里。

    “说吧,你卖了什么消息出去?”雷狮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帕洛斯眼珠转了一圈,面上立刻挂上笑容:“您说什么呢雷狮老大,我对您绝无二心,我的衷心天地可鉴!再者说了,背叛您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对吧老大?”

    “你…”

    雷狮正欲开口继续逼问,就听见巷子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他立刻闭上了嘴眯起眼睛细听。

    “你听说了吗?最近流传的那个消息,听说来源很可靠喔。”巷子外传来年轻的女孩子们八卦的声音,“那个雷狮海盗团的首领雷狮他啊——”

    天要亡我!帕洛斯心里警铃大作,然而他正欲逃走就感觉到雷狮揪紧了他的衣领,让他没办法立刻逃脱。

    “那个雷狮,竟然是个旱鸭子啊!” 

    等人走后,雷狮幽幽地转过头盯着冷汗涔涔的帕洛斯:“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帕洛斯?”

2.

    自由骑士安迷修,立志惩奸除恶,相貌堂堂,作息健康(除了追击恶党的时候),性格温和(对女性过于热情),虽然为了更加方便自由地打击邪恶势力而没有加入皇家骑士团(“也就是所谓的没钱没地位的无业游民。”艾比如此评价道),但也是年方二十有六的一位高质量黄金单身汉。他已经追击了雷狮海盗团三年有余,得益于他们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漂,而安迷修既没有加入海军也没有钱自己购入船只与其对抗,三年来他们除了偶尔在海上偶遇,打上几场,一年前还额外增加了和雷狮滚上床的项目外,安迷修从来没有一次在陆地上真正将雷狮和其团伙绳之以法过。该死,他不是海盗吗,怎么在陆地上也这么灵活?!安迷修曾经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他终于在今天下午回家的时候从面包店的小姐姐那里得到了答案。


    如果不是他的良心和道义阻止了他,他简直想要大笑三声。不枉他决定在雷狮常来的港口长期定居以守株待兔,让他第一时间得知了这如此好笑的消息:雷狮居然是个旱鸭子!一位知名的,令人闻风丧胆的海盗团的首领,竟然不会游泳!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都足以让他在心底幸灾乐祸到明年。

    安迷修抱着一袋子面包乐颠颠地往回走时,在路过的小巷中看到了熟悉的外套的衣袖——他不可能认错的,上次他不慎中了别人的奸计,就是被雷狮拿这件外套裹起来扛走的!他立刻找了个干净地方把装着面包的纸袋放下,双手握上腰间的两柄长剑微微拔出一些,打起十二万分的警惕窜进巷口。


    “雷狮!你又在做什么!”


    黑暗中的人影顿了一下,不耐烦地回头瞪了安迷修一眼,雷狮标志性的紫色的眼睛在小巷子中隐隐泛着光。

    果然又是你!安迷修还没来得及把这话说出口,就看见雷狮手中正揪着一个可怜人的衣领——仔细一看也不是什么正经可怜人——这不是帕洛斯吗?!安迷修一瞬也有些茫然,什么,海盗处理有异心的人的方法已经成了由老大在巷子里亲自动手了吗,那他算不算坏了他们内部的事?还没等他想明白,就听雷狮“啧”了一声,快速在帕洛斯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就放开了他。

    帕洛斯终于得以逃离魔掌,他装模作样地理了理衣领,轻咳了两声,从安迷修身边路过。“哎呀,感谢骑士大人出手相助。”他笑嘻嘻地对着安迷修道谢,尽管从他的语气中安迷修实在是没听出一丝真诚来。说完,不等安迷修回复就快速钻进了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还站在那干什么?”雷狮说,“这么闲,不如和我一块儿去喝一杯?”

    3.

    可怜的家伙。帕洛斯钻进人群中,对着几位熟识的情报贩子和黑市商人打了声招呼,在心里默默地对雷狮翻了个白眼。

    正义凛然地挽救他于水火之中,如果换个受害者说不定真能成为他人的白月光——前提是救完人就潇洒离去而不是挥洒他过剩的热情。可惜被狮子逮中的倒霉蛋不止是骗徒,还有这个一根筋自己往坑里蹦的兔子。

    帕洛斯忍不住回忆起雷狮在松开他之前在他耳边说的那几句话:

    “你给我想办法把流言给我盖过去。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会吃亏——做不到的话我就把你扒光了挂上桅杆每天让不同的人来给你喂饭。听懂了吗?”

    真不是人!要不是找不着更好的下家他早就叛变了!帕洛斯在心底骂骂咧咧,就算他把雷狮其实不会游泳的事捅出去又怎么了?难道还有人敢跳到雷狮脸上嘲笑他吗?一般人又打不过他,能打过他的要么根本对这件事不感兴趣要么不会这么做,如此劲爆的八卦消息让他大赚了一笔,其中一大部分还不是进了海盗团的账本——他雷狮哪里亏了?

    ——更何况,关于雷狮的传闻是这么好盖过去的?上一个关于雷狮的编得离谱的“雷狮其实是携弟出逃的三皇子,逃离王宫前用一柄伴随着流星而来的巨锤一人单挑了十万大军有如神助,因此将他的宝贝锤子命名为‘雷神之锤’”的谣言至今都有傻子在讨论,这种只要仔细推敲就能从蛛丝马迹中确认为事实的消息让他怎么掩盖!除非……帕洛斯摸了摸下巴,眯着眼睛遥遥回看了一眼那个小巷。

    ……除非能用更加劲爆的消息压过去。


4.

    和雷狮一起在酒馆喝酒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安迷修虽然与雷狮相识不过三年多,但是作为一名合格的,谨慎的骑士,他在每一次作战前都会做好完备的准备,换言之,他自认为他已经很了解雷狮了。他早就上过了被雷狮灌醉后再被迷迷糊糊地带上床的当,因此他在踏入酒馆的第一秒就自作主张要了两大杯柠檬水,如果能把雷狮酸到立刻离开就更好了,安迷修暗暗地这么想着。

    雷狮仿佛没看穿他的小心思似的接过柠檬水喝了一大口,紧接着浑身汗毛乍起,面色扭曲,脸皱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我靠,你来真的?”

    安迷修也喝了一口,有点不太适应地吐了吐舌,心想难怪从没在羚角号上看到柠檬,原来他真的跟猫似的碰不得酸……不过这次的柠檬水也太酸了吧!
雷狮“嘶嘶”地吸着气把杯子放到吧台上,无视了周围围观群众的小声议论,开口道:“怎么,这回看到我怎么不喊打喊杀的了?你终于放弃了?”

    “少来。”安迷修也把杯子放到吧台上,决定一会儿找个机会把它倒了,“你当在下傻,你半个月前黑吃黑结果误打误撞救了个新晋官员,在他看清你的真面目前怕是把你扔进大牢他都会亲自捞你出来。”


    “这么关心我?”雷狮一听这话就舒服了,“我还没下船你就知道了,一下船又追着我进小巷,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有病吧!”安迷修不能忍受雷狮倒打一耙,“你不知道你的消息在这里传得最快吗?在下今天一出门就听说你……”安迷修正欲把“雷狮不会游泳”的传言当作证据证明他才没有特意去打听这个海盗的消息,就看见雷狮黑着一张脸,感觉随时都会漏电。

    安迷修大为震惊,为了不伤害雷狮突破天际的自尊心,赶紧放轻了声音,小心问道:“这么说是真的?你真的……”他的右臂上下晃了晃,比划了一个游泳的姿势。

    “哼。”雷狮有一丝心虚,顺手捞起桌上的杯子抿了一口,猝不及防又被酸了个够呛,“咳、咳咳!你从哪来的假消息,当然是假的!”

    “可是在下好像真的没见你落过水。”

    “呵呵,羚角号这么牢固,对面都是弱鸡,我怎么可能轻易落水。再说了,你不也没落过水吗?”

    “雷狮。”安迷修露出一副悲悯的表情,“我是可以踩着凝晶飞的。”

    雷狮:“……”

5. 

    “没事的,雷狮。”安迷修有些于心不忍,生怕他怒急攻心把这家酒馆给劈了,“不过就是不会……罢了,谁还没个难以说出口的秘密呢。你看,你是不是有什么小的时候的心理阴影,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在下也可以陪你一起克服。”

    “说得好听。”雷狮冷笑一声,“你心里想的其实是把我扔进海里自己踩着你那两把破剑飘在空中看我出丑吧?”

    “……”安迷修有些心虚地转过头。

    “算了。”雷狮又开口道,声音中带着些思索,“你说我有需要你可以陪我?”

    “在下说的是可以陪你一起克服心理阴影!”

    “差不多意思。”雷狮大手一挥,“把你最害怕的事讲出来,我们一报还一报,我就不追究了。”

    “谁跟你一报还一报?你还给不给人留隐私了?”
   

    “你浑身上下哪儿我没摸过看过?还隐私,你知道我的秘密了,作为礼尚往来你不该也告诉我你的?”


    安迷修很想说这整个港口的人现在差不多都知道你不会游泳了,你难道要挨个去逼问人家的黑历史吗?随即又觉得跟雷狮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着实没有必要,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雷狮,雷狮这人自有一套胡搅蛮缠的逻辑,和他纠结这个只会被他带歪思路。本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心理,安迷修只好妥协道:“你听了可不要笑话在下。”

    “你说不说?”

    “……在下怕黑。”

    雷狮毫不留情地大笑出声。

    安迷修羞愤欲绝:“你不是答应在下不会笑我的吗?!”

    “我没答应你啊。”雷狮笑够了也见好就收,“不过真看不出来啊,安迷修。怎么,你到现在晚上睡觉还要点灯吗?你之前留在我船上过夜的时候我看你睡得挺舒服的啊?”

    安迷修闭嘴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雷狮船上能睡得着,只能把原因归结于他太累了和雷狮的床实在是很软,但安迷修有预感如果他真的这么说了想必就是第二条在雷狮手上的把柄。

    见他不说话,雷狮也不急。只听雷狮慢悠悠地说道:“说起来你害我喝柠檬水的账我还没跟你算。不过我今天善心大发,只要你过两天和我一起上船走就行,等我下次靠岸的时候我就把你放下。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

    安迷修: “凭什么!”

    雷狮:“凭我这个人从来不吃亏,你不去我就在离开前把你家里所有的照明工具都带走。”

    “雷狮!”

    “在呢,别叫了。”雷狮上半身靠在吧台上,撑着脸眯起眼睛朝安迷修暗含威胁地笑了笑,“安迷修,你跟不跟我走?”

    一定是今天酸过头的柠檬水有问题,安迷修想,不然他怎么会在那双绛紫色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鬼迷心窍一样地答应了呢?

    “……那这次你可是真的答应我了,下次靠岸的时候要把在下放下来,不然的话……”安迷修紧张地思考了一下,脱口而出,“不然在下就把你扔进海里,自己踩着凝晶在天上飞!”


    三个月后,当羚角号再次在港口靠岸时,安迷修立刻感觉到人们看他的眼神变了。


    以往他在这座港口收到的目光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拿他当亲儿子看待的慈祥的老人,开朗地朝他打招呼,喊他“安哥”的年轻人(仅限男性),以及一些面露惋惜的女孩子们,她们往往会看他一眼后叹着气别开目光。然而这一次有所不同,安迷修发现他这一回几乎收到了港口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在雷狮紧跟在他身边下了船之后。

    “喂,你又搞了什么小动作?”安迷修咬着牙压低了声音质问雷狮。
雷狮一挑眉毛,同样压低了声音,俯下身暧昧地在安迷修耳边悄声回答他:“天地良心啊安迷修,这三个月你不是一直跟着我吗?我哪能搞什么小动作,你的骑士道就是这么教你随便诬陷人的吗?”

    安迷修往后退了一步,刚打算证明自己刚刚那算不上诬陷,不过是根据以往经验而来的有理有据的推测,就听见人群中不知道哪里传来了小小的讨论声:“啊!所以那个传闻果然是真的吧?”

    传闻?和在下有关吗?安迷修从心底陡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兴许是因为他平日里太好说话,导致人们也敢于当着他的面讨论起他的八卦来了。没发现被讨论的目标已经用惊恐的眼神盯着他们,角落里的人们热烈地继续了谈话:“什么?你说哪个传言?什么啊你也太落伍了吧,最近传得最广的,听说来源最可靠的当然是——

    ——当然是关于那个安迷修其实和雷狮是天降竹马,他早就和雷狮暗渡陈仓立下一世一双人的誓言,就是为了与雷狮实现当年之约才一直对他穷追不舍,现在他们终于修成了正果啦——你看安迷修甚至是从羚角号上下来的!”

End.

雷狮:我从来不吃亏。

安迷修:为什么我觉得只有我在吃亏?

安迷修,流言的传播速度可是很可怕的。

我:按照猫怕水来说的话,不会游泳还要当海盗的猫也算是一种小美人鱼上岸。

生日快乐,永远自由💜 接下来也会一直喜欢你💜

(没有生贺是因为忙着考试考完再补🥺

谢谢大家这个子博100fo了开个点角色福利(虽然根本不知道有没有人草

除了毛/原/D5和真人外所有作品的角色都OK(最好不要点福瑞因为我不会画)点同一个角色只会画一个但是如果有附加条件(比如兽化的xxx/性转的xxx)之类的我会再画XD)

画得很慢总之会画的()

我超家人们现在子博也能评论关注了我狂喜( ̀⌄ ́) 火速从主博搬了一群关注谢谢大家!!

小学鸡打架也是谈恋爱的一部分不爽不要谈(啊? 我这边还是4.5所以还可以祝各位雷安日快乐!💕

大好日子让大家看吵架真不好意思但是小男孩和好得总是很快马上就又可以一起玩了!🥺

大型暗表/魔表同人冒险向RPG游戏《为了日精灵》即将公开下载!

新手上路的月精灵幻想师魔王·半精灵魔法使游戏,在新手村的武器店遇上了自称是日精灵一族的王子的亚图姆…?!为了拯救被黑暗威胁的日精灵一族,他们三人和人类白魔法师貘良了自称小队,踏上冒险之旅!在前面等待着他们的究竟是…?


2022年4月31日晚25时起公开下载,支持中英双语,敬请期待!